测绘文苑
四川三院逐卜乡土地确权四部曲

时间:2017-07-11 19:35:48 [ (双击滚屏) ] 浏览次数:

    对面窗帘左边有一道缝隙不能完全遮住窗户,每天清晨都会有这么一道倔强的阳光射进房间内,宣告着新的一天。六月,四川省第三测绘工程院承担的广西龙州县逐卜乡农村土地确权测区,已经算是进入了盛夏的时节,虽然也会有疾风骤雨,但总归炎热才是主旋律。

早间序曲

    睁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来,斜拉着靠在背后的墙上准备醒一醒神。对面床的刘星已经洗漱完毕坐在电脑前准备办公了,来刊的床上也没有了人的踪迹,其余三人还在床上做着最后的抵抗,妄图多享受一秒也好。果然起床是大家都面临的困难课题。看看手机,756分,院子里的老人们还真是起的早啊(我们租住在逐卜乡敬老院),这个点都已经收拾完毕在门前继续昨日未完的对话了。起身洗漱时,才发现来刊原来在厨房里面煮着早饭,于是赶紧报名一个。虽然前20多年都没有自主吃早饭的习惯,不过上班之后越来越发现了早饭的重要。不提对身体多么的好,至少饱着肚子做事比饿着肚子做事要来的干练得多。

    吃过早饭,大家终于都起的差不多了。听着大家的洗漱声,互相挖苦的玩笑,埋怨天气的低语,坐下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逐卜乡土地确权项目已经进行了大半年了,外业勘界一、二轮公示都已基本完成。现阶段主要的工作是完善农户资料档案,制作签字材料,下村实地签字。前两项工作都是在驻地完成,而签字就要下村去了。签字的时间一般选在午后1点,或是晚上7点,这个时间点农户们基本都在家,有利于工作的开展。虽然我们的主观意愿是想在上午趁着太阳不那么猛烈的时候去签字,但是无奈这个时间点村民们也要趁着气温还不太高下地劳作。自古以来,农户们最紧张的都是地里的庄稼。而我们签字的工作是可以随时进行的,午后的阳光虽然炙热了一些,但在各屯里面总能找到树荫下进行,也比田间地头要舒爽一些。

大厨是这样养成的

    上午的时间一般都是在驻地整理资料,而当天值日的人则要比大家多一项工作,就是去买菜准备大家这一天的伙食。曾经在家根本不会做饭的我,经过这两年来的锻炼也是勉强可以做一桌子的菜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都已经有了这个功力,就不要说原本就会做饭的一些同事了,做出来的饭菜真的是秀色可餐,感觉出来都能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让家里的母亲又是欣慰又是埋怨。欣慰的是孩子在外面也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埋怨的是在家20多年都养不胖的孩子出去居然养胖了,难道家里的饭菜就不好吃了?

    今天值日的杨晋做的一手好菜,其拿手菜辣子鸡更是在我们测区享负盛名,每隔个10天半个月大家都会强烈要求杨晋做一次。而且杨晋在工作上也是游刃有余,兢兢业业。我们大家经常打趣他,谁娶了他回家去真的是有风有化,宜家宜室。面对这样的打趣,杨晋每次都只有报以我们一个白眼。因为今天定好了要在午后1点去那社屯签字,所以午饭的时间要提前一些。杨晋11点就开始准备午饭了。我们的菜肴不仅有市场上买的时蔬,敬老院的老人们在院子里开了两块地,地里面不仅种着南瓜、番茄、木薯、玉米、莴笋,还有葱蒜、辣椒。蔬菜成熟的时候,老人们总会分一些给我们。偶尔吃面少一点点葱的时候,我们也会自己去摘一点来食用。每当这个时候,老人们都会催促我们多摘一些。院子里的蔬菜都很美味,毕竟都自己看着长大的,这样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特别是院子里的辣椒,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辣的不行,大家都直呼过瘾。 

繁琐的签字工作

    吃过午饭,扛着午睡的诱惑,大家迅速收拾完毕准备出发。太阳已经爬升到了最高的位置,肆意泼洒着阳光,将大地的温度带到了将近40度。看着地面都有一层氤氲之气,望向前路,大门都开始模糊波动起来,仿佛门后就是诗和远方。踏着炽热的公路,我们出发前往那社屯。

    到达那社屯的时候,屯长在屯子入口等待着我们。一路行去,劳作了整个上午的村民们或蹲在家门口吃着午饭,或三五一起坐在树荫下拉着家常。小孩在路边嬉戏玩闹,小狗仔追逐着路上来回渡步的鸭子,一番恬静悠闲的景象。因为之前都通知了村民今天来签字,所以大家看见我们都慢慢自觉的跟着我们走向预定的签字地点。那社屯外业勘界的时候是刘星做的,所以“小刘,吃了午饭没有啊?”、“小刘,来我们家吃午饭啊。”的招呼声不绝于耳,村民们都表现很热情和善。

    签字的地点是那社屯平时屯里开会的地方,在路边简易修建的一个带顶棚的房屋。进去后,将资料都准备妥当后就开始签字了。签字其实是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按照流程做好外业勘界,一、二轮公示改图之后,签字数据就是村民所认可的。但是在实际操作的时候,村民们总是会反复确认一些之前就确认过的事情,所以就会显得繁琐和喧闹一些。

    签字的时候大家都很迫切的拿到写有自己姓名的资料袋,开袋确认自己的地块权属信息。遇见不懂的东西就会上前询问,直到满意。只见,杨晋、来刊在长桌前指导着确认无误的村民有序的进行签字盖章,刘星蹲在一旁帮助一户说找不到自己某个块地的村民寻找着那块土地,而王海旭则在一边给屯子和一群村民解释开荒地只录入不算入合同面积的问题。大家都在积极的与村民沟通解释,保证签字的顺利进行。

    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大家讨论的声音,普通话、逐卜本地方言、四川话交织着。就这样吵吵闹闹2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所有的农户都签字完毕。虽然途中出现了几次争执,但最后在大家耐心的解释之下都圆满的解答了村民的疑问。签字完毕之后,部分村民回家了,剩下一些就在屋子里面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聊聊逐卜的天气,聊聊四川的美食,到最后都是欢声笑语。杨晋还趁着签字的间隙在对面村民家自制了一个竹筒来拿回去当笔筒。

    每一个屯完成签字之后,大家都会觉得很高兴。太阳还是那么炙热,但感觉归程时的气温仿佛也下降了几度。

傍晚的热闹与乡愁

    回到驻地,稍作休整又到了晚饭的时间了。工作了一天,大家在晚饭的时候都还是精神饱满,没有一丝疲态。虽然白天天气很热,但只要工作能顺利的开展,大家都有着饱满的工作状态,迎着每一个挑战。

    晚饭之后,大家都会一起去市场旁的篮球场运动一下。打打篮球,跑跑步,适当的运动一下,放松放松。遇见节假日,有中学回来休假的学生,有时还打打33对抗。自己没跑几回合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再看看正值青春的少年们在球场上火力全开了一下午后还能与我们大人激烈对抗,不得不感叹自己真的是虚长了几岁,体力大不如前。不过,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感觉还是和从前一样。这个时候,不用考虑其他的事情,只要尽情的跑跳投篮,大声喝彩就行了。

    太阳西下,月亮出现。在远离城市的乡间,夜晚总能看见漫天繁星。坐在篮球场边休息时,找找北斗七星,猜猜那几颗组成了南十字星,吹吹牛,就准备回去了。沐浴在月光之下,走在没有路灯的大道上,这感觉如锦衣夜行,享受着城市里所没有的待遇。

    也许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有些许乡愁,想着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但至少身边还有这样一群一起工作一起奋斗的同事。大家一起拍拍胸膛,彼此扶持昂首迈步向前进,所以乡愁这种东西也是能激励人向前。毕竟年少离家,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思念。思念家乡的斜月,思念家乡的春水,就让这思念怀为一缕清风,时时萦绕在心间,吹过时就能闻到家乡的味道。

    夜深了,屋外的灯火也一家家熄灭,虫鸣蛙叫声慢慢大了起来。院子里已是静谧一片,老人们早已入睡,只有萤火虫飞舞不时带来一丝的光亮。伴着这乡间协奏曲,我们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美美的睡一觉,等着第二天那缕倔强的阳光又开始明媚灿烂的一天。

来源:省第三测绘院   作者:康浩然   责任编辑:梁涛    纠错